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天地 > 网络教研 >

河南语文研修学院( 149174008)第一百一十九期文字教研活动实录

时间:2017-06-11 点击:

 

河南语文研修学院( 149174008)第一百一十九期文字教研活动实录
讲座主题:关注常态中的精彩
讲座专家:子夜听风
讲座时间:2017年3月22日 晚8:00
主持人:吴慧娟  
讲座实录整理:贾红亚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17-3-22 19:52:17
大家好
快8点了,讲座时间就要到了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01:03
欢迎子夜老师
【潜水】子夜听风  20:01:36
刚简单浏览了一下群名单,不少名人在此落户啊。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01:41
老师发文字也可以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02:21
子夜老师,群里经常有老师询问班级管理方面的问题,期待您能给老师们一些指导
【潜水】子夜听风20:02:48
我很乐于看到各位就班主任工作谈谈自己的看法。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04:32
目前大多有这些问题:学生的习惯养成、学生中的暴力现象、良好班风如何形成
【潜水】子夜听风20:05:14
嗯,能理解。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05:32
在农村学校很多有家庭的问题,这种孩子如何才能让他们多一些进步呢
有时候觉得是无力改变这个的
【潜水】子夜听风20:06:52
以上问题都有一个前提需要交流一下:意即希望学生有良好的行为习惯、让班级有很好的班风、学生每天进步一点点……这里缺一个主语。
是谁希望学生这么做到呢?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07:47
如果排序的话:老师、家长、学生
【潜水】子夜听风20:08:22
是啊,我们最容易想到的是“教师”希望自己的学生、班级能够良好发展。这对于学生而言——他们往往将这种希望理解为要求了。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09:04

【潜水】子夜听风20:09:44
很多时候教师容易将诸多“希望”当作自己工作的主要内容,或者主要困难。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09:51
是的,每个人都希望别人对他的要求不要太多,太严。学生更是如此。
【潜水】子夜听风20:10:39
其实教师,无论是学科教师还是班主任。工作的重点一般应该是激发学生在课堂或班级中的主动性。换一种方式说:
教师的主要工作是如何将外在要求转化为学生的主动需要。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11:28
这是非常关键的。但是也是最难做到的
【潜水】子夜听风20:11:35
我们更多的时候在关注自己的要求,反而同时容易忽视学生的需要。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  20:12:13
有时也是不理解
【潜水】子夜听风20:13:28
贾老师经常搞教师培训是吗?无论是您志愿这么做还是工作需求?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14:07
我是愿意做这项工作的
【潜水】子夜听风  20:15:00
贾老师经常搞教师培训是吗?无论是您志愿这么做还是工作需求?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  20:15:28
主动性比较高,呵呵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16:41
爱好学习,并且有很强的学习能力的人,红亚姐是
【潜水】子夜听风  20:17:00
我在么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17:16

【活跃】濮阳-- 吴慧娟  20:17:47
学生的需求,应该是什么呢?可以细分出来?
【潜水】子夜听风20:18:45
咱们做一个假设,假设群里活跃的一部分朋友经常会搞一些针对教师的培训。
或者有这样的意愿希望可以给老师做培训。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19:31
类比
【潜水】子夜听风20:19:50
当我们组建一个培训班的时候,往往会首先制定培训内容、确定培训对象、组织培训专家顾问等。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  20:20:21
对,希望这些方面也可以向子夜老师学习
【潜水】子夜听风20:20:32
有志于此的培训者会乐于思考如何对受训学员提供更好的服务。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20:55
是如此
【潜水】子夜听风20:21:10
但往往我们是一厢情愿的做出假设,假设学员需要某些东西。
这是其一;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21:26
现在觉得我们的一些培训,并不是我们特别需要喜欢的,还要占用周六,自然不愿意学
【潜水】子夜听风20:21:44
其二,培训往往是来自官方的一种要求,然后培训者以学分、证书等等吸引学员接受培训。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21:52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22:26
我认为学分、证书也是有必要的。
【潜水】子夜听风20:22:55
还有一种假设,就是培训方——像贾老师你们一样,事先会做一些调研,向老师们了解他们的需要有哪些。不仅如此,还会进一步了解他们对这些需求的看法是什么。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  20:23:32
是的
【潜水】子夜听风20:24:19
对于前两种,甚至包括第三种——多数情况下,为了保障培训质量,我们在策划的时候往往也会制定一些规则。比如考勤等等。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25:39

【潜水】子夜听风20:25:57
这个和组建班级类似。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26:13

【潜水】子夜听风20:26:52
这种组建方式往往不自己的会在一段时间内,让学员分成几部分。有的比较积极主动、有的比较“老实”“听话”,有的投机取巧,还有的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32:50
【潜水】子夜听风20:33:06
这个需要举例解释一下么?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33:32
不举例也行
请继续
【潜水】子夜听风20:33:53
好的,如果有年轻教师乐于参与,我就举例子。否则我直接说观点了。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0:34:02
好的
您自己安排吧
群中有年轻老师
【潜水】子夜听风20:34:42
假设不同的人因为共同的召唤走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群体或集体。但因为组织者有意无意的操作,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能造成这个集体中小群体的分化。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35:08
老师的无意影响。

【潜水】子夜听风20:35:33
这种“有意或无意的操作”是指什么呢?主要是指组织方将自己独立出来、独立于群体之外了。
这对于班级管理也一样。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36:21
原来如此
【潜水】子夜听风20:36:43
我举个例子吧,这样各位可能容易理解一些——我用一个曾经在我班主任群举过的例子。
看看我们的常态思维方式是怎样的。
希望吴老师可以配合一下。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38:05

您讲
【潜水】子夜听风20:38:34
一艘船马上就要起航了,在未来的航程中,会有三个人同舟共济。
他们分别是爷爷、父亲和孩子。
现在要在祖孙三个人中间选出一名船长,你认为谁更适合呢?
你猜多数老师会怎么回答?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38:53
父亲
爷爷年龄太大,但经验丰富
【潜水】子夜听风20:39:09
嗯,吴老师选父亲,你认为会有其它老师选择爷爷或者儿子么?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39:28
儿子应该是比较少选的吧
爷爷经验丰富,也应该会选
【潜水】子夜听风20:39:51
无论选谁——选择者都会有自己的看法对吗?好比吴老师认为爷爷经验丰富。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40:07
所以这是惯性思维
【潜水】子夜听风20:40:21
所以我们要问:吴老师是如何知道爷爷经验丰富的呢?
【活跃】濮阳-- 吴慧娟  20:40:24
下意识觉得年龄与经验是挂钩的
【潜水】子夜听风  20:40:37
是他驾船经验丰富还是人生阅历丰富呢?你又是从何而知的呢?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40:47
刻板形象,觉得爷爷带给我的是经验丰富的一个形象
在有限的条件下,根据自己的经验做出了怨我
选择
【潜水】子夜听风20:41:10
我们以我们自己的认知和经验帮助他们做出了决定。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41:17

但是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带着自己的经验,学生学习也是如此。所以
【潜水】子夜听风20:41:42
并且在脱口而出的时候还振振有词——这就是容易被忽视、却恰可讨论的常态。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41:43
我们应该跳出这种
所以其实我也感觉,我一定是一个比较强势的班主任
【潜水】子夜听风20:42:18
我们是如何关注这种常态的、并且在这种关注中无意识的制造了遗憾呢?这个可以思考。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42:39
生活中的性格会反应到课堂上。虽然看上去和他们玩的很好
【潜水】子夜听风20:43:01
现在我们在未做什么工作之前,是无法知道到底是爷爷、父亲还是儿子中的哪一位更适合做船长。
【活跃】濮阳-- 吴慧娟  20:43:20
所以应该了解以后再做决定
【潜水】子夜听风20:43:25
所以要留神先入为主的错误。这是第一;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43:27
这也是班主任工作的第一步啊
这个不仅仅试用班主任工作感觉
【潜水】子夜听风20:43:44
关注的第一个误区,先入为主。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43:56
太多时候先入为主
比如第一印象
【潜水】子夜听风 20:44:55
这个失误会给他们三个男人造成影响对吧?我们第一个错误导致了爷孙三个成了被动的选择对象。
这是组织者容易造成的第一点失误。
【潜水】子夜听风 20:46:12
这个失误简而言之,是用先入为主的认知将备选者限于被动。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 20:46:28
是的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46:29

不能把他们放到合适的位置上也许
【潜水】子夜听风 20:47:15
一旦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被动身份,那么组织者提出的多数希望往往会被理解为外在要求而被动执行。假设他们反抗、或者执行的不符合组织者的预期,就容易收到批评——比如我们要制定相关制度给这种批评以权限。
【活跃】濮阳-- 吴慧娟20:47:34

【潜水】子夜听风 20:47:51
咱们再谈谈第二个误区。
以上在班级管理层面都有具体的实例,时间关系、以及考虑到各位的水平非凡,就不多说了。
【活跃】濮阳-- 吴慧娟 20:48:58
第二个误区
【潜水】子夜听风 20:50:06
假设祖孙三个在选择船长的时候争论不休,那么组织者出于工作效率,考虑外派给他们一个船长如何呢?假设你知道这个即将到来的船长在驾驶航船方面很有能力、或者假设他德高望重、或者假设他经验丰富——那么你认为祖孙三个在接纳他的时候,会很顺利吗?
【活跃】濮阳-- 吴慧娟 20:51:31
相对来说
【潜水】子夜听风  20:51:36
你认为祖孙三个更趋向于外请船长呢?还是由他们当中的一个担任呢?
【活跃】濮阳-- 吴慧娟  20:51:49
经验丰富的人更容易被接受
【潜水】子夜听风 20:52:20
我们当然也会给这种选择——外请船长的选择找到很合理的解释,并试图让他们接受。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问题?
【活跃】濮阳-- 吴慧娟  20:52:22
我绝的这个也要分情况,如果三人都不懂这方面的知识,我是倾向于外请的
因为更安全
什么比安全重要呢
【潜水】子夜听风 20:52:49
是在,恰好是类似的理由让我们的抉择变得理直气壮。
但是否我们忽略了一个事实:这三个即将出航的人,有亲情关系维系着呢?即将加入的第四个人,是否要面对这种情感呢?
【活跃】濮阳-- 吴慧娟 20:53:56
        排外?
【潜水】子夜听风  20:54:13
这如我们看到一个家庭成员的生活磕磕绊绊,我们是否要外请一个生活专家进入他们的生活、甚至和他们一起过下去呢?
如果不考虑这一点,是否会因为第四个人的加入,而使得祖孙三代抱团而孤立外来者呢?
【潜水】子夜听风 20:55:57
如果说第一个误区在于组织者过多的关注了自己的认知经验;那么第二个误区在于,组织者或者管理者忽视了维系成员合力的关系——比如情感关系等等。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  20:56:18
组织者该怎么做呢
【活跃】濮阳-- 吴慧娟  20:56:18
如此
【潜水】子夜听风 20:56:31
这里的症结在于:组织者片面的关注了“目的”。
【活跃】濮阳-- 吴慧娟 20:56:54
忽略了情感因为  好像升级版的人力资源管理理论
【潜水】子夜听风  20:57:03
忽视了实现目的过程中,成员间关系的维系、但这种关系对于目的的实现却往往有决定意义:或者是动力,或者是阻力。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  20:58:05
团队中的人际关系是很重要的
【潜水】子夜听风 20:58:22
比如班级中,有些老师喜欢用小组互育的方式管理班级。那么组员的构成、组长的选任——往往会因为第二个误区收获烦恼。
这种烦恼是我们事先不容易预料的——我们更多的关注了小组合作的效率问题,更多的关注了这种组织方式的目的。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00:17
这是在短时间内可以关注到的
【潜水】子夜听风21:00:36
这两个误区的共同特征是,我们在组织一个集体时,将成员成了被决策的对象、他们的主观意愿被忽视了,他们在被动的接受安排。这给组织者带来了不可预料的、无穷的烦恼。
【活跃】濮阳-- 吴慧娟21:01:44
所以换位想?
【潜水】子夜听风21:02:05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诸多烦恼往往让组织者不情愿的接盘和买单,同时让组织管理者和集体成员形成对抗,因此在这种组织群体中,经常会发生斗智斗勇的自卫反击战。
这是关注的第二个误区。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02:53
有这种可能性啊
【潜水】子夜听风21:04:08
类似的误区还有很多,共同特征都是将组织成员出于被动安排、接受安排的境地。我们用一个概念去界定这种情况——一个物理学名词:他组织。
处于
【活跃】濮阳-- 吴慧娟21:04:39
恶性循环啊
【潜水】子夜听风21:04:56
一个组织,通过外在的理论进行构建,使得这样的组织的所有行动都源自外在的安排——或者要求。
在班级管理中,很多老师苦恼班风建设或者更细节的问题,追究本质原因,是他在有意无意的使用“他组织”方式组建和管理班级。课堂教学组织也有类似的情况。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07:35
因为他组织的方式是比较简单好用的
【潜水】子夜听风21:07:46
假设学生将班级看作一个集体,假设学生将自己看作是集体中的一员——那么他在观察这个集体的时候,会不会有“外来者”介入这个集体、会不会有凌驾于这个集体之上的人在干预这个集体呢?这是“他组织”形式的的一些考量依据。
教师到底是集体中的一员,还是独立于集体之外的干预者。这个没事儿的时候可以思考一下。
【潜水】子夜听风21:09:11
然后谈谈与“他组织”关联的另外一个概念:自组织。
自组织也是物理学概念,我们借用一下: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09:32
【活跃】濮阳-- 吴慧娟21:09:40

自组织
【潜水】子夜听风21:10:15
作为不同的生命体,在一个环境中被纳入进来,那么即便在没有外力干预的情况下,这些生命体会这这个环境中自觉形成某种动态的、相对稳定的状态。
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都可以有类似的现象存在。整个生物界,就是一个大的自组织体系。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11:09
【活跃】濮阳-- 吴慧娟21:11:27
【潜水】子夜听风21:11:38
放在班级管理中,或者课堂教学中,不同的学生来到班集体或者学科课堂,即便在没有外力作用的情况下,学生们会找到自己的位置、确定自己的角色。
这种自觉在于让这个自组织系统处于相对稳定的动态平衡状态。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潜水】子夜听风21:13:42
假设我们关注(而不干预)一个自组织系统:比如一个刚组建的班级,我们会在关注中发现:有的学生会自觉的参与班级事务,比如自觉的捡起地上的纸片、分发书本、打扫卫生等等。当然也有的学生无所事事。
【潜水】子夜听风21:14:56
这好比即将出航的船上,有爷爷、有爸爸、有儿子,在某种未经干预的关注下:他们在这艘船上会自觉的进行角色定位。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14:58
是的,如果无所事事这部分学生能行动起来,班级就可以无为而治了。
【潜水】子夜听风21:17:09
假设干预是一种力的作用,这种力的作用要实现怎样的效果呢?一个容易犯错的方式是:我们要求某些个体做什么。比如要求张三捡起纸片、李四去擦黑板、王五赵六去发书本。这种干预可能在表面上让班级看起来更有序了。但其弊端在于:当张三不在的时候,纸片谁来捡?假设张三忘了捡起纸片,他会遭遇什么呢?干预给自组织系统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活跃】濮阳-- 吴慧娟21:17:30
没有内在动力
【潜水】子夜听风21:18:08
如何班风建设是在这样的干预下去努力实现,结果会如预期的好么?假设如预期的好,会不会伴随相关的副作用产生呢?
这里的误区在于,我们用不太恰当的干预方式,强迫一个自组织向他组织方式转变。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19:04
子夜老师见解深刻
【潜水】子夜听风21:19:40
一个简单思考:当下的班级制度制定方式,尤其价值所在,但其弊端或者隐患,较少有人考虑。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19:46
我们也能发现这种做法的弊端,只是缺少更好的做法和途径
【活跃】濮阳-- 吴慧娟21:20:39
    是
途径
方法
【潜水】子夜听风21:21:22
但恰是因为弊端存在,我们往往因此盲目的动过他组织想法制定越来越多、越来越严苛的管理制度。让班级生活陷入了看似有序却死气沉沉的状态了。
所以很多班级、很多班主任的体会是:一管就死、一放就乱。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23:59
是啊
下一步应该是最难做到的
【潜水】子夜听风  21:25:32
我们还是关注常态,比如家庭生活,一般都是比较明显的自组织系统。家庭生活的品质大多数来自这个自组织系统中的成员不断地磨合实现动态平衡的发展。班级虽然不同于家庭,但也可以在思考班级建设的时候提供借鉴。
如果一个家庭主妇做家务是外派的、修理灯泡水龙头的任务是外派的,这个家庭的生活可能是有序却未必是幸福的。
【活跃】濮阳-- 吴慧娟  21:26:27
我爸爸对我  ,想像真有点像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27:41
【潜水】子夜听风21:27:53
主妇变成了小时工,主夫变成了维修工——还没人给发工资,那么家庭就变成一个工厂了,家人也变成了生产工具。
我们作为一个集体的中的成员,无论是在家庭中还是班级生活中,或者课堂生活中,自己是一个组织者、干预者的时候,要确定好自己的角色认知。
【活跃】濮阳-- 吴慧娟(174506406)  21:28:55

【潜水】子夜听风21:30:01
关于班级生活的自组织模式,咱们以后有机会再谈。今天只是针对一些比较抽象的本质问题做一些交流——这种本质的认识可以帮助我们解释和理解很多班级中的常态问题、表象问题。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30:18
谢谢子夜老师的讲授
【活跃】濮阳-- 吴慧娟21:31:09
谢谢子夜老师
先认清方向
是很重要的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  21:31:37
您的讲座引领我们对表现问题之下潜藏的问题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潜水】子夜听风21:31:37
我做的以上交流比较抽象甚至费解,权当打字练习吧。以后有老师们提供具体话题的时候,再聊一些生动接地气的内容。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32:15
子夜老师,您的讲座只进行了一部分呢。下周可否继续?
【潜水】子夜听风21:33:12
嗯,我更喜欢和从教老师交流。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33:13
自组织离优秀的团队还有距离,应该如何认识?采取哪些做法?非常期待下次讲座。
【潜水】子夜听风21:33:25
这种思辨式的研讨很少表达的。
【传说】贾红亚秘书长21:34:16
    子夜老师的讲座,让我们发现平时采用的班级管理方式、思维模式中存在着巨大的缺陷。这缺陷导致了我们班级管理的无效或低效。而出于惯性和常态思维,我们对此却往往视而不见。打破一种旧有的模式是困难的,但是也代表着一种新的思维模式,一种新的班级管理形式即将确立。希望大家继续思考,也期待子夜老师在下次讲座时帮我们揭示班级管理中的规律和奥秘。再次感谢子夜老师!
------------------------------------------------------------------------------------分隔线 ----------------------------------------------------------------------
  • 上一篇:河南语文研修学院( 149174008)第一百零二十一期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招聘启事 |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河南省教育学会语文教育学专业委员会 豫ICP备13018016号 公网安备41162502140004

    河南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中原网络传媒

    本站广告合作联系电话:15993288590 QQ:90991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