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年度人物 > 人物简介 >

第五届语文十大年度人物候选人-刘远亭

时间:2016-11-09 点击:

 

刘远亭.jpg

个人简介
刘远亭,商丘市梁园区水池铺第二初级中学语文教师,第一学历中师,虽自修大专本科,犹以“合格的小学教师,不合格的中学教师”自居。深知不如人甚,常揣惶恐,因此发奋读书,手不释卷。奄忽十几年,仍书生一介。成绩还是有些,如多次区级优质课,有过市级优质课,做过市级示范课、省级观摩课;区级论文太多,市级论文一等奖有过,省级论文《在农村中学实施语文活动课之浅见》,发表在《河南教育》上的论文《创设情境,让学生“说”起来》属于国家级的,各种大赛多次区级优秀辅导老师、三次市级辅导老师、二次省级辅导老师、二次国家级辅导老师……这些都不值得炫耀,反而是我私心惭愧的地方,能用来自夸的,只有对生活、对教育的热爱了。
 
做一个自由行走的语文人
一、我的专业成长
记得初执教鞭的时候,中心校主抓教学的周主任带几个所谓本乡语文教学的权威来听我的语文课。我执教的是张晓风的《行道树》,设计了“一读初步感知整体美,二读深入赏析文本美,三读自主探讨精神美”三个纬度的主教学板块。自以为这节课老师教得轻松,学生学得愉快,目的基本达到,于是乎一下课我就扬长而去。那些权威老师反馈回来的意见却是:“一堂语文课需要老师讲的都让学生说了,这样做语文老师也太轻松了吧?”还赐我“狂人”之名。
多年以后的一天,区教育局来我校检查常务工作,有听课这一项,张家奎校长说“:听你的吧。”我上的是黄蓓佳的《心声》。上完课后,听课的区教研室主抓初中语文教学的张振军主任给予我这节随堂课很高的评价,说是“现在语文教师中很少有的特别有语文味的好课”。从此,我结识了张振军主任,因为我觉得他懂课,懂语文,懂我。
这事不久,中心校主抓业务的领导找我谈话了,说我与以前相比,态度变好了,比以前努力了,语文教学水平也提高了。不管怎么样,我的课从开始局部的认可到现在全乡乃至更大范围的肯定,这节随堂课确实是一个转折点。从那时起,各级优质课、示范课证书都开始被我纳入囊中。
在初步得到认可和肯定后,我开始寻找改变的契机。一次示范课,我讲《木兰诗》,设计的课堂流程是:“初读,感知故事美。再读,体会细节美。三读,展现品质美。四读,陶醉诗歌美。”课后有听课的专家问我:“你知道板块教学吗?你读过余映潮的书吗?”余映潮我还是听说过的,至于板块教学,确实闻所未闻。我如实向专家说了。这位专家说:“你用的就是板块教学啊。一个主问题串起四个板块,完全是余映潮先生的教法。”听此言我顿时汗出如浆,于是,我决定开始进行语文教学专业书的大量阅读了。我首先阅读的是《余映潮讲语文》,读过之后方知道余映潮的板块教学真面目,虽与我的某些做法不谋而合,但还有许多更广泛更深入的探讨和论述,不是我这个局限在自己的小天地闭门造车的乡村老师所能比拟的,我真得好好学习了。我接着读了《黄厚江讲语文》《王崧舟讲语文》等名师讲语文系列,还读了《钱理群、孙绍振、王富仁:解读语文》《温儒敏论语文教育》等。专业书读得多了,逐渐发现:要想在语文课堂上建构属于自己的新教学模式,就必须占领理论高度拥有知识深度,既有对语文课宏观的有关教学论的把握,也要有对语文知识细节的解析能力。于是我又有选择地读了《语文课程与教学论新编》以及周庆元的《宏观视野下的语文课改价值取向》等书。
仅仅靠读书学习,是对我的专业成长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大概是2008年吧,商丘市某知名学校利用暑假对全体语文教师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培训,邀请来全国各地语文名家,钱梦龙、贾志敏、吉春亚、王崧舟、黄厚江、赵谦翔、余映潮等赫然在列,我利用人情关系,跟随学习了大半个暑假,讲座笔记记了两三本。随后,我又追随张振军主任在省内东奔西跑,去聆听各位语文名家大师的语文课堂与教学讲座,后来,更把追寻名家的足迹踏遍全国各地。在名师与大家林立的各种听课活动中,我终于认清了“我是谁”这一现实,从而再也不敢盲目尊大,但也知道了作为一名语文教师的担当,教育生命逐渐走向纵深。
那么,我的语文教学要到哪里去?当问自己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不期然地涌现在脑海里:守住自己,方能学习别人。原来,我所要的是,摸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语文教学之路。
二、我的语文课堂
当然,我的语文肯定有许多大众化的东西,遵循语文教育的一般规律和基本理念。但,我的语文也肯定有自己鲜明的特征,以区别于他人或大家的语文。我觉得我的语文最鲜明的特征是语文课堂融入了我的个性色彩——自由活泼的同时流动着淡淡的诗意。也许不曾到达,但我一直追求着自己理想的语文课堂:焕发着生命活力与诗意的课堂。
我的语文课堂应该成为学生探索世界追求美好的窗口。学生在这样的语文课堂上获得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对生命的真实而美好的体验。我的语文课堂乐意向不确定性开放,它是向未知方向挺进的旅程,随时都可能发现意外的通道和美丽的图景,而不是一切都必须遵循固定路线没有任何新鲜与刺激的行程。我的语文课堂还应该是一个问题多多的课堂,一个个挑战性的问题是点燃学生智慧之火的火种,学生带着问题走进课堂,当他们走出课堂的时候,仍然心存问号,怀抱好奇。
我的语文课堂最注重的就是现实,生活性、发展性和生命性是我语文教学的三大理念。美国的老杜威就说过“生活即教育”,咱们的陶行知前辈也说“教育即生活”。我的语文课堂就是以自己的生活与学生的生活为载体,把知识与思想溶入生活里,让学生在不知不觉之间学习成长,最终形成生命的美好特质。
我对语文得有一种敬重和深爱,对生活得时常有来自生命深处的感动。只有敬重自己从事的事业,敬重语文课堂,敬重学生,对语文与生活有源自生命深处的感动,我才可能在课堂上触及学生的内心与灵魂,引导学生走向生命深层次的幸福。我还得有足够深厚的底蕴和极其高远的境界。能让我在自己的专业里真正立起来的那个东西就是我自身的底蕴、和对专业的那份敬重与信念及高远的职业境界。敬重、热爱,不断丰厚自己的底蕴,这样的我才能承载我理想的语文课堂。我知道:底蕴是一本又一本书堆起来的。所以,喜欢读书,也读了一些书,今后仍会读书不辍,是我今后语文课堂的信心所在
三、我的多元生活
 “美国的老杜威曾说“教育即生活。”我国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说“生活即教育。”很难想象,一个不热爱生活、对什么都缺失激情的人,会在语文课堂上纵横捭阖,忘情投入。可以说,我对语文教学的热爱,是基于对生活的热爱,生活中时时有语文,语文里也处处是生活。我的生活的多元的,就像是语文的多元一样。
首先是读书。语文教学,教的就是底蕴。底蕴,是靠一本本书堆起来的。读书于是成了我的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内容。,甚至可以说,读书是我精神与思想的饮食呼吸,它已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我读书很杂,且有一份率性和恣意。流行的书我读,像《品三国》《红楼望月》什么的;不流行的我也读,像《中国小说史略》《乐府诗集》等。入世的书出世的书我都读,前者像《人性的弱点》《第五项修炼》,后者像《金刚经》《坛经》《圣经》。教育类、语文课程类的我当然读,非教育类非语文专业好像我更有兴趣,甚至连学术类的书我也有所涉猎。告诉大家一个小秘密:我最喜欢读小孩子的书,例如《小王子》《安徒生、格林童话》等。无论是教学还是生活,读书都是一种最简朴而实用的修行。
其次是写作。我自己一向称自己的文章为我的文字。但所涉及的面却很广泛:诗歌,小说,散文,体裁多样;教育探索,教学随笔,宗教哲学思考,生活写意等等,内容驳杂。之所以写作,是因为我想给自己的生命思考寻找一个突破口,或者是一种优雅的表达方式。仅仅写回忆我个人读书生活的文字,我就有《啃书记》《偷书记》《淘书记》《借书记》《丢书记》等。读书,是由外向内的修行,写作就是由内向外的修行,无论是何种修行,都是向语文教学的禅意靠拢。
再次是旅行。我一般是不去热闹繁华的所在的,往往“向青草更清楚漫溯”,僻静荒凉的地方倒成了我情之所钟,心之所归。我在我的文字里曾经说过:旅行,是另一种阅读,它源自对生命根的寻找和归属感的认同。
再再次是各种运动。小时候我是一个身体孱弱的人,备受疾病折磨,甚至是几死几生,所以今天的我格外珍爱生命,热爱生活。篮球是我每天必打的,;乒乓球前年国培我还获得中学组与小学组的总冠军;短跑长跑都不错,象棋围棋都来得。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敏锐的思维,才有一个更坚实的语文课堂。
总之,我是一个有自己的教育执着、有自己崇尚的语文课堂、有自己的多元生活的人,没有这种深爱,就不会在语文课堂上呈现真情。
 
------------------------------------------------------------------------------------分隔线 ----------------------------------------------------------------------
  • 上一篇:第五届语文十大年度人物候选人-范桃芳
  • 下一篇:第五届语文十大年度人物候选人-李帮文
  • 招聘启事 | 关于我们| 广告合作

    河南省教育学会语文教育学专业委员会 豫ICP备13018016号 公网安备41162502140004

    河南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中原网络传媒

    本站广告合作联系电话:15993288590 QQ:909910618